naoshekaka

[瑟莱/TL 现代au 当你我相遇 (一)]

*瑟莱,非父子,现代au  

*ooc ooc  ooc ,重要的事说三遍!

*三无文,博君一乐,笑笑就好。

*求红手!求蓝心!求投喂!你们的支持永远是我更新的动力!!

——————以下正文——————————————


  莱格拉斯刚得到一份工作。

  他19岁,外貌出众,得过伦敦大学中央演讲和戏剧学院的奖学金,但在浩瀚的求职名单里,他只是个没有任何工作经历的毛头小子。求职介绍所的凯瑟琳小姐查着电脑,莱格拉斯则坐在椅子上,不断摩挲手里廉价的咖啡纸杯。经过十五分钟的煎熬之后,凯瑟琳终于告诉他还有一个职位是空缺的,薪水看上去还不错。

  莱格拉斯看了眼屏幕:给吉尔福特一个别墅的主人做生活助理。

“这个‘T先生’非常神秘。”凯瑟琳用艳红色的指甲敲了敲桌子,“他只留下了别墅的地址和要求,连自己的工作都不肯透露,我猜他或许是个犯了法,只能躲在郊外的富豪。“

“或许吧,”莱格拉斯随便敷衍了一句,“他的要求苛刻吗?”

“不,他只希望自己的助理有一定的文学和阅读功底。但奇怪的是,每个被介绍去那儿工作的人撑不过两个星期就会主动辞职。”

  莱格拉斯沉默了一会儿。这听上去有些古怪,神秘的别墅和主人,莫名辞职的雇工,听上去有点儿像恐怖小说的经典桥段。

“怎么样,”凯瑟琳催促他,“你愿不愿意去当这位神秘人的生活助理?”

  莱格拉斯晃了一下身子,他的心里的警示灯正嗡嗡作响,但考虑到陶瑞尔的学费和不算乐观的财政情况,莱格拉斯还把介绍信从凯瑟琳手里接了过来。

  他捏着薄薄的信封,如同得到了一把通向未知世界的钥匙。

  当晚莱格拉斯回到家,向陶瑞尔描述了一下大致的情况。陶瑞尔把介绍信放在鼻子底下检查了好几遍,摇摇头将它拍在了桌子上。

 “介绍所的猜测不是毫无道理的,哥哥。想象一下,一个月一千英镑,还只需要在周末上班,看起来简直像个摆着肉块的捕兽夹。”

“你说我是野兽吗?”莱格拉斯笑了一下,把最后一块牛排拨进陶瑞尔的盘子里,“我先去看一看,情况不对就马上回来。”

  陶瑞尔撅起嘴,叉起牛肉递到莱格拉斯嘴边。

 "那可是郊区,把肉吃了,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葬……那个该死的星期天之后就很少吃东西了。”

  莱格拉斯愣了几秒,把牛排咬进嘴里咀嚼了几下,舌头却尝不出任何味道。

  陶瑞尔的话揭开了他们共同的伤疤。莱格拉斯不由自主地想起那个如铅块般压在他胸口的星期天。堆满乌云的天空,还有撼动树枝,在墓碑间低声咆哮的冷风。当两具棺材被沉入地下时,一阵旋风把花圈上的百合花瓣吹落在了黑沉沉的棺木上。莱格拉斯盯着那抹白色,眼睁睁地看着它和棺木一点点被土埋没,在自己和父母之间划开了一道永远不能逾越的鸿沟。

  半年过去了,他依然会时常在梦里回到墓地,被那片浓稠的黑色压成一块涂满鲜血的石头。

“对不起……”莱格拉斯从葬礼中挣脱出来,看到陶瑞尔垂着头,肩膀微微颤动。

  他走到陶瑞尔身后,轻轻抚摸着女孩儿火红色的长发。她刚升上十一年级,本来应该尽情享受青春,现在却要被迫承受死亡施加的阴影。莱格拉斯知道陶瑞尔并不比自己好受,他曾在数不清的夜晚听见隔壁压抑的抽泣声。

  陶瑞尔已经是他唯一的亲人,莱格拉斯必须把自己的痛苦远远抛开,做她未来生活的支柱。




  到了周六,莱格拉斯搭阿拉贡的车赶到吉尔福德,他们在一小片森林的边儿上停下,莱格拉斯发现距离约好的时间只剩十五分钟了。

“随时联系。”阿拉贡在耳旁比了个手势,莱格拉斯点了下头,顾不上道谢就跳下轿车,按照介绍信的指示,他要就职的密林古堡就在吉尔福德的最北边。

  他沿着小路奔跑,用最快的速度掠过森林、灌木、和大片大片的薰衣草田。在小路尽头,一小片人工湖的旁边,一栋别墅突然撞进了莱格拉斯的视野里。

 莱格拉斯去过伦敦的富人区,见过他们高大精美的住宅,那些建筑物是现代设计师的荣耀和杰作。但眼前的别墅似乎摆脱了时代的限制,看上去更像某种维多利亚王朝和罗马帝国混合出的遗产。

   在两座锥子一样高耸入云的塔楼中间,一道拱形的门廊遮住阳光,使后面的白色主体建筑像一头在树荫下酣睡的雄狮。从莱格拉斯的角度向上看,那些嵌在墙壁上的彩绘玻璃反射着强烈的光线,如同无数个充满探寻意味的眼睛,给整栋别墅罩上了一层多疑、怪异的阴影。

  莱格拉斯在别墅前停下来,一扇十英尺高的黑色铁门拦住了他。莱格拉斯找到门柱上的电铃,深呼吸几次之后按了下去。

  一种遥远又低沉的声音隔着大门传到了莱格拉斯的耳朵里。他站在原地,不停地拉扯自己的领口,为了显得干练,他特意向阿拉贡借了一套灰色西装

  他等了一段时间,被阳光烤地口干舌燥。一个人影终于从别墅里闪出来,用十分谨慎、优雅的步态走到了铁门后面。莱格拉斯发现对方相貌端正,头发有些灰白,一身管家服十分得体。

  莱格拉斯急忙做了自我介绍,并把介绍信从门缝里递了过去。男人接过信仔细地看了一会儿,脸上终于露出了微笑。

 “失礼了,莱格拉斯先生。”男人打开门,向他举了一躬,“我是这儿的管家,叫我加里安就好。”

  莱格拉斯忙向加里安回了一礼,跟着他踏上了通往别墅的碎石板路。他一边走,一边用余光打量着两旁的景致。小路左边是小型的跑马场,右侧是载满白蔷薇、雏菊和玫瑰花的花圃,一座凉亭像精巧的鹅卵石一样落在花海中间。

  等他穿过木门,进入别墅内部的时候,不禁在心里为雇主的富有发出了一声喟叹。

  展现在他眼前的完全是一座由雕花拱门和回旋梯组成的小型宫殿。

 “一楼的东侧是会客厅、西部是厨房和餐厅。”加里安介绍着,引领莱格拉斯走上旋梯,“二楼是客房,乐器房和禁闭室,如果需要您可以使用客房,我的房间就在它旁边。”

 “禁闭室?”莱格拉斯不由得睁大眼睛,朝那黑漆漆的门板看了一眼,“这里的主人难道有什么特殊的……?”

 “不,不,请不要随便猜测。”加里安似乎被他的表情逗笑了,“它有别的用途,您以后会慢慢知道的。”

  莱格拉斯点了点头,跟着加里安走上三楼。这里是别墅的顶层,镜子似的地砖上流淌着金色的阳光。

  加里安站在莱格拉斯对面,用十分慎重的语气告诫他:

“这里是少爷的私人区域,请您一定要注意您说话的音量和行为。少爷暂时不会回来,等我去伦敦采购完就向您详细地说明注意事项。”

  莱格拉斯很想现在就知道那些事项到底是什么,但加里安把他领到书房,告诉他稍微整理一下书柜之后就匆忙离开了。

  他在书房里转了一圈,这儿的面积相当于图书馆的两个分区,正中摆着一张边角圆润的红木桌子。在书桌后面,三架巨人似的书柜几乎顶到了天花板。莱格拉斯向左右看了看,那儿和走廊里一样镶嵌着大型落地窗,只不过被绸制的窗帘完全遮挡住了。

  莱格拉斯走到窗户旁边,在西侧的墙壁上发现了一幅肖像画。即使按照最苛刻的审美标准来看,画中的男人也丝毫不比影视明星逊色。他留着丝绸似的金发,颜色比莱格拉斯的浅一些,在那张被造物主精心雕琢出的脸上,男人的眼睛如大海一般深邃,微微上扬的嘴角像是在对世界发出不屑一顾的嘲笑。

  但莱格拉斯却从那紧锁的眉宇间感受到了几分薄雾似的忧郁和无奈。

  画框下面挂着一张铭牌,用烫金的花体字刻着画中人的名讳。

  瑟兰迪尔伯爵,密林家族的第十六代继承者,莱格拉斯盯着铭牌看了一会儿,觉得似乎在哪儿听过这个名字。在进入别墅之后,他虽然猜到雇主的身份不简单,但还是没料到对方竟然是一位伯爵。

  莱格拉斯掐了掐掌心,让自己从惊讶和紧张中摆脱出来。不管雇主是住廉价房的工薪阶层还是地位尊崇的贵族,他都必须先完成自己的工作。

  在恢复镇定之后,他开始着手整理最中间的书柜。搁板上贴着标签,已经按照书籍内容做好了初步的分类。莱格拉斯把它们抽出来,按照书脊的高低顺序重新排好。为了看得更清楚些,他把两边的窗帘全部拉开,使阳光如奔涌的泉水般灌满了整间屋子。

  他整理了一会儿,额角慢慢地渗出了一层薄汗。莱格拉斯干脆把西装脱掉,又将长长的金发绑成便于行动的马尾。在查看书籍的过程中,他发现很多书都是文学或戏剧类的,其中甚至包括埃斯库罗斯的《波斯》、索福克勒斯《俄狄浦斯王》的拉丁文版,后者还被套上了丝绒的书套。莱格拉斯一直很尊崇索福克勒斯,十分想在下个月的戏剧社排演中扮演那位被命运捉弄的王子,却苦于找不到足够完美的剧本。现在,在这个意想不到的地方,幸运女神竟然把它送到了他的眼前。

  莱格拉斯的心在诱惑他,让他抓住瑟兰迪尔不在的良机实现自己的愿望,理智却发出告诫,要他遵守一个雇员的基本道德,不要擅自碰触雇主的藏品。

  他咬住嘴唇,用有些颤抖的指尖碰了一下封套,又触电般地缩了回来。

“谁允许你碰我的藏书的?“

  一道低沉的声音忽然如闷雷般劈中了莱格拉斯的耳朵。他转过身,看见门口站着一个高大的金发男人,样貌和肖像画中描绘地分毫不差。

  莱格拉斯终于见到了自己的雇主。



“你说你是伦敦大学的学生?”

“是的,先生。”

  莱格拉斯努力让自己直视瑟兰迪尔的眼睛,用尽量温和、谦恭的声音作出第十遍相同的答复。

  瑟兰迪尔盯着他,冷冰冰的目光让莱格拉斯无所遁形。在最开始的几分钟里,伯爵先生甚至想把他当毛贼一样轰出去。莱格拉斯拼命解释,把介绍信拿给对方检查,直到加里安从伦敦采购回来,向瑟兰迪尔说明了一切,这场风波才终于平息下去。

  莱格拉斯自知理亏,用最诚恳的态度向瑟兰迪尔道歉,但伯爵看着他的目光依然不算友善,简直让莱格拉斯觉得自己像只可恶的,擅自闯进他花园里的马蜂。

“我不知道大学生的品味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差了。”

  瑟兰迪尔瞥了一样莱格拉斯放在沙发上的西装外套,在书桌后面坐了下来。

“别傻站在那儿浪费时间,你是不是来应聘生活助理的?”

  莱格拉斯急忙点了点头。

“下次回答我的话时要说‘是的,先生’,”瑟兰迪尔从抽屉里拿出一份报纸递给他,“把它读出来。”

  莱格拉斯接过报纸,发现有一个版块已经用红笔圈了出来。

“是读这一版吗,先生?”

“对,”瑟兰迪尔瞥了他一眼,皱起的眉毛显得有些不耐烦,“认真读,这是你的应聘测试。”

  莱格拉斯吸了口气,虽然瑟兰迪尔的神态和语气都让他很不舒服,他还是拿出念台词的功底,用自认为最富有感染力的声音读起了报纸上的内容。瑟兰迪尔十指交叉,默不作声地听他读着,偶尔用手指敲敲桌面,或是调整一下坐姿。

“勉强及格,”瑟兰迪尔把报纸拿了回去。“某些元音发地不标准,我认为你该在音韵学上多下点儿工夫。”

 音韵学!莱格拉斯在心里喊叫着重复了一遍。

“现在,用最简短的话把这条新闻复述出来。”

  莱格拉斯听到这个要求愣了一下。他刚上大一,背起台词来还有些吃力,那则新闻又十分冗长,只在他的脑海里留下了一堆凌乱不堪的碎片。他恳求瑟兰迪尔让自己再看一遍,立刻遭到了对方的拒绝。

 “如果你连这种基本能力都不具备,现在就请你走出我的别墅,重新去介绍所找一份适合自己的工作。”

  瑟兰迪尔说着,露出了画像上那种讥诮的神色。莱格拉斯的胸口窜起了一股火苗,他苦苦思索,尝试着把那些碎片拼在一起,努力使它们听上去完整又符合逻辑。

“不至于那么不可救药。”

  瑟兰迪尔评价道,接着又丢给莱格拉斯一堆信件,让他把它们分门别类,挑出其中最重要的返还给他。

  在那个洒满了阳光的书房里,莱格拉斯整个下午都在接受瑟兰迪尔的测验,完成接连不断的任务。伯爵先生则始终坐在他那把柔软、舒适的沙发椅上,揪出他犯的每一个错误,然后用法官似的眼神和语气把它们击地粉碎。

  莱格拉斯从未觉得如此难堪。

  如果不是那场车祸,他本该奔跑在草地上,和阿拉贡、吉姆力一起踢球;或者窝在自己的小房间,抱着薯片儿看他喜欢的电影。而不是在这儿,在一个皇宫般宏伟却冷漠的别墅里,被一个高傲的贵族批驳地体无完肤。

  他狠狠地咬了下嘴唇,把这些不合时宜的想法赶出脑袋。生活没有如果,他现在必须为自己,为陶瑞尔的命运负责。

  于是他抬起头,开始用湖泊般的眼睛注视着瑟兰迪尔,并对他的每一次批评认真地作出回应。

  瑟兰迪尔顿了一下,把加里安唤进书房,吩咐他准备两杯咖啡。在夕阳橘红色的余晖中,莱格拉斯甚至觉得伯爵的脸有些柔和。

“你的测验结果暂时合格了,明天九点再到这儿来上班。”

  瑟兰迪尔啜了口咖啡,用极小的幅度点了一下头。莱格拉斯感到十分开心,他终于通过努力得到了自己人生中的第一份工作。

“谢谢您,先生,我会尽全力做好您的生活助理的。”

  莱格拉斯翘起嘴角,对瑟兰迪尔露出了第一个发自内心的笑容。




评论(28)
热度(151)

瑟来,不拆不逆,洁癖晚期,易勾搭

© naoshekak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