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oshekaka

【瑟莱/TL 现代AU  梦与家 五】

【瑟莱/TL 现代AU  梦与家 五】

*现代父子设定,

*OOC!OOC!OOC!

*文笔全无,细节杜撰,仅供娱乐

*小伙伴们还记得我吗?记得或者觉得文章还可以入眼的话请给我红心和蓝手吧!^_^

*笑一笑,十年少。

莱格拉斯的多戈湖之旅因为意外落水不得不提前结束了,埃尔隆德看到他湿淋淋的样子立刻通知了瑟兰迪尔,十五分钟后,瑟兰迪尔赶到营地,身上还穿着出席会议用的高级西装。他简单了解了一下情况就把莱格拉斯塞进车里。用一条厚厚的毛毯把独子包裹起来,外面只露出莱格拉斯的脑袋。
“ada……”莱格拉斯讨好地唤了一声,忐忑不安地观察父亲的脸色。瑟兰迪尔抿着嘴唇,侧面线条在光线的切割下像一根锋利的冰锥,眉间蹙着一道深深的刻痕,莱格拉斯张了张嘴,试图解释点儿什么。瑟兰迪尔只是转过头,一言不发地凝视着他。
“ada……是博格他先……”
“我已经听埃尔隆德说过了。”瑟兰迪尔打断他,“可我应该告诉过你、不要为无谓的小事做意气之争。”
莱格拉斯咬住嘴唇不让自己发出声音,他想反驳说那不是无谓的小事,瑟兰迪尔的名誉是他愿意用任何代价维护的东西,然而父亲的目光冰冷如刀,把他所有的辩解都逼回了喉咙里,
他垂下头,感觉空气稀薄地难以呼吸。
“对不起……ada。”
我让你失望了。
车里的暖气开得很足,莱格拉斯却像被重新扔回了湖里。从心脏到四肢漫延出刺骨的寒意。他蜷起身子,努力让自己暖和一些,忽然听到一声低沉而无奈的叹息。
接着他的脸颊贴上了瑟兰迪尔的胸膛,整个人被揽进父亲的怀抱里。
“莱格拉斯。”瑟兰迪尔的下颌枕着莱格拉斯的发顶,刻意放缓的声音如同树涛的低语,”我不是在责备你,我只是生气你让自己遭遇危险,而且竟然想瞒着我不让我知道。”
莱格拉斯眨了眨眼,感受着把自己包裹其中的温暖气息,觉得不久前呛下的湖水争先恐后地要从眼睛里涌出来。他被瑟兰迪尔抱着,看不到父亲的脸,但能清晰地描画出此刻男人脸上每一个细微的表情,那些温柔一定堆叠在瑟兰迪尔的眼角眉梢,如同水面上散落的星光。
他探出一只手,悄悄攥住瑟兰迪尔的衣襟,仿佛一只回到窝巢的幼鸟。

瑟兰迪尔拖着莱格拉斯做了一系列检查,确认他只是有些着凉后才让加里安开车回家。莱格拉斯洗了个热水澡,在父亲的监督下把药吃完,感觉已经恢复了精神,很想打几盘游戏,但瑟兰迪尔坚持要他休息,还威胁说以后都不许他再去郊游。
“这只是偶然事故!”莱格拉斯撅着嘴,不满地抗议道,“我以后会小心的,爸爸。”
瑟兰迪尔把他按回被子里,像对待一只不听话的小猫。
“即使只有千分之一的概率也不行,你先在我的课上拿到A再和我谈条件。”
“你现在就像个谈判桌上的魔鬼!”莱格拉斯踢了下被子,小声地叫嚷。瑟兰迪尔不理他,径自用手掌试探他额头的温度。
“ada……”莱格拉斯拉住父亲的袖口,被热气蒸烤过的脸颊泛着红晕。或许是因为瑟兰迪尔的手太过温暖,莱格拉斯丢掉平日里的顾忌,睁大眼睛看着近在咫尺的男人,只希望这样的时刻持续地再久一点,“你能给我讲个故事吗?”
瑟兰迪尔愣了一下。似乎对独子的要求有点诧异。但几秒之后他就坐了下来,轻轻地抚摸莱格拉斯铺洒在枕头上的金发。
“你想听什么?”
莱格拉斯想了想,脑海里掠过很多模糊的画面,那是他小时候坐在瑟兰迪尔的臂弯里,被阳光和男人的讲述声哄入梦乡的情景,此刻,记忆与现实重叠,莱格拉斯仿佛回到了那段无忧无虑的童年。
“就讲长发姑娘的故事吧。”
莱格拉斯轻声说,他喜欢那个坚强勇敢,放弃自己的长发却收获了爱情的姑娘。
瑟兰迪尔笑了笑,嘴角扬起的弧度微小却柔和,他张开嘴,已经发出了第一个音节,刺耳的手机铃声突然响了起来,把所有的宁谧搅成了碎片。瑟兰迪尔皱起眉,看了一眼来电号码,显得有些为难。
“接吧,爸爸。”莱格拉斯对着父亲微笑,故意揉了揉眼睛。“我要去梦里打游戏了。”
瑟兰迪尔歉疚地看着他,仔细帮他把被子的边角掖好,才拿着手机走出房间。
莱格拉斯一动不动地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的纹路出神,瑟兰迪尔的声音断断续续地传过来,隐约能抓到“企划”“珠宝”之类的字眼。莱格拉斯捂住耳朵,试图把它们拦在意识之外,但仍是不由自主地想到博格的话,忍不住猜测瑟兰迪尔瞒着自己的事情。
他的父亲愿意帮他解答所有的谜题,唯独不会主动提及他自己。
莱格拉斯懊丧地用被子蒙住脑袋。又一次痛恨起自己的无能为力。
他是如此迫切地渴望成长,成长到拥有足以帮瑟兰迪尔分担风雨的力量。


莱格拉斯在家休养了几天,瑟兰迪尔尽可能地监督、陪伴他,让这段日子简单却不无聊。第五天,莱格拉斯终于得以返回学校,一走进教室,他就被一些好心或好奇的同学围住了。他们问候他的身体,打听他落水的经过,甚至有大胆的女生问他和瑟兰迪尔是什么关系。莱格拉斯被这些问题弄得晕头转向,感觉自己像一张被面包片夹住的肉饼,
“嘿!嘿!让一下!他还是个病号!”陶睿儿大叫着把莱格拉松从人群里拖出来,拽着他往门外走跑,“过来一下,埃尔隆德教授有事找你。”
“什么?”莱格拉斯努力跟上好友的速度,发现没人跟上来才松了口气:“教授找我有什么事?”
“我怎么知道?”陶睿儿头也不回地奔上三楼,在一个比较隐蔽的拐角停了下来。她转过身,面色复杂地盯着莱格拉斯,仿佛第一次看清他长什么模样。
”莱格拉斯。”就在莱格拉斯被看得毛骨悚然的时候,陶睿儿终于严肃地开口了,“瑟兰迪尔魂……教授真是你爸爸?”
莱格拉斯有些莫名其妙,下意识地点了点头。陶睿儿仿佛终于想通了什么,喃喃自语道:
“怪不得他上课总是看你,只对你不用下巴说话……等等!”她猛地捂住脸叫了一声:“瑟兰迪尔是你爸爸,而我竟然对你说过他那么多坏话!”
莱格拉斯好笑地看着陶睿儿绝望的神情,拍了拍她的肩安慰道:“放心吧,你说的那些话我一个字也没告诉他。”
陶睿尔从张开的指缝里露出眼睛,将信将疑地望着他,莱格拉斯再三保证,陶睿儿才打消顾虑,跟他来到楼道尽头的教职员办公室,临走前做了个“好运”的手势。
莱格拉斯轻轻敲了敲门,推门走进房间。办公室十分宽敞,整个空间被八张红木桌分割成不同的区域。此时太阳西斜,房间里充斥着阳光,让莱格拉斯恍惚觉得踏入了一片金色的海洋。他穿过走道,向西侧埃尔隆德的办公桌走去。埃尔隆德看到莱格拉斯,向他温和地笑了笑,示意青年坐在自己对面。莱格拉斯发现那张桌子十分整洁,笔盒里插着派克钢笔,旁边还摆着一张精心装饰过的相片。
照片里的莱格拉斯刚考上大学,举着录取通知书笑地十分灿烂。瑟兰迪尔站在他身后,双手搭在他的肩膀上,目光里透着藏不住的愉快和骄傲。
“你父亲暂时坐在那儿。”埃尔隆德主动解释道,“他经常提起你。”
莱格拉斯尴尬地错开视线,两颊涌上一股热流。
“当然我叫你来是为了别的事。”埃尔隆德一字一句地说,把莱格拉斯的注意力重新拉回自己闪身上。““我看到了你照的那些照片。”
莱格拉斯张大眼睛,瞬间有一种暴露在烈日下的错觉。
“抱歉,但我不是有意的。”埃尔隆德急忙澄清,“那天你落水后,我帮你整理背包时无意中发现了那些照片,我有一位摄影师朋友,在欧洲小有名气,因此我对这些也知道一些。老实说,你的照片让我感到了蓬勃的生命力,这是很神奇,很珍贵的。”
埃尔隆德顿了顿,莱格拉斯的心随之被提到半空,他攥紧手指,预感到埃尔隆德接下来的话将把他引向一个难以抉择,又无法逃避的岔路口。
“我那个朋友最近要去耶鲁大学讲课,正好我们学校要和耶鲁交换学生,你的成绩一直很优秀。”埃尔隆德慎重地说:
“莱格拉斯,你愿不愿意抓住这个机会,去美国深造?”



评论(32)
热度(78)

瑟来,不拆不逆,洁癖晚期,易勾搭

© naoshekak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