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oshekaka

思想的战场 ——浅评陀氏《白痴》

在我接触不多的作家中,陀氏大概是用作品把内心的斗争展现地最多,也最淋漓尽致的,

“白痴”一般指智力低下,或是不会处事的人。梅诗金公爵是陀氏自己的一个侧面,他身患癫痫,在被送去瑞士治疗前几乎和儿童没什么区别,但“白痴”绝不是对他智力的贬损,相反的,在俄国中上流社会的虚伪狡诈和阴险诡谲中,他坦率、诚实、善良,那颗白纸般纯洁无暇的心显得那么格格不入,所以才会被早已习惯这一切黑暗的人嘲讽为“白痴”,

白痴之所以为白痴,只因他比任何人都活地真实,

全书共分四个部分,在始于瑞士,又终于瑞士的梅诗金公爵“理智“的一生中,我们可以看到不同的思想和信念如何在他镜子般的心上你争我夺,暴露全部的弱点和丑恶,它们也是在陀氏的作品和心灵中贯穿始终的“三元素”

第一个元素,也是最重要的元素是宗教。对欧洲人来说,宗教既是心灵的庇护所,也是矛盾的起源、梅诗金公爵秉承着最纯净的基督教信念,试图理解并关爱身边的每一个人,最鲜明的例子是他对玛丽的爱和关怀。当私奔失败,被男人遗弃的玛丽失魂落魄地回到家乡时,迎接她的不是拥抱和安慰,而是鄙夷和口水,她的妈妈带头攻击她,恨不得抹消彼此之间血脉相连的事实,到死都不肯对她说一句话,梅诗金公爵十分惊讶和痛心,在他心里,大概没有永远无法饶恕的罪人,何况这个姑娘的结局并不是她自己该遭受的,于是梅诗金带头关怀她。尊重她,他对玛丽的吻不带丝毫的肉欲。世人总爱用特殊的方式看待人与人之间的爱,完全忘了它最初的出发点不是任何欲念,而是人类自诞生起就拥有的对同类甚至万物的纯真的爱,在梅诗金公爵的带动下,孩子们喜欢上了玛丽,给予了这个姑娘最珍贵的尊重,在这整个救赎的过程中,梅诗金公爵就是耶稣的化身,他试图用宗教拯救同胞,拯救俄国,但令他也是陀氏自己倍感痛心的是,俄国的信仰正在迅速消失,人们信奉的对象变成了金钱、权力,神像水滴一样迅速蒸发,随之而来的是道德的摇摆和法律的模糊,俄国的道德大厦正在崩溃,而人们对此漠然无视,这是造成梅诗金公爵旧病复发的一个重要因素。

政治理念是第二个元素,在《白痴》中,几乎人人都在谈政治,又都没在谈政治,当时西方资本主义民主国家纷纷建立,俄国刚刚摆脱农奴制的锁铐,在命运的十字路口上艰难地摸索,国家的困境深深波及到国内民众。资本主义者、社会主义者乃至无政府主义者争相亮相,野心勃勃地谈论应当把国家引导上什么道路。以伊波利特为首的年轻人高呼权力和自由,他们或许年少轻狂,或许爱自由甚过自己的生命。事实上这个年轻人的确十分可怜,他的生命还没开始就走到了终点,在他短暂但狂热的一生中,他始终思索着世界的真理和俄国的现状,他的临终宣告充斥着壮志难酬的痛苦、憎恨和悲凉。我们可以从中充分看到国家对个人造成的思想动荡。但就像叶丽扎塔薇所说的,这些为自由和权利高唱赞歌的人就像一群乱撞的蜜蜂,他们不去花园采蜜,却热衷于用尖刺无差别地蜇人,这种混乱对振兴国家是没有任何益处的。陀氏不赞成无政府主义,他对政治持保守态度,大概是死刑迫近和流放西伯利亚的痛苦经历让他对暴力或革命望而却步了,他借着书中人之口责怪人们太过激进,这是他政治理念的重要片段。

最后也最根本的元素是人性。人千差万别,人性也各不相同,在所有事物中,大概最变幻莫测的就是人性。梅诗金公爵以他敏锐的眼睛观察并反映了一切人性的复杂和黑暗。他看到贵族走向堕落却沾沾自喜,看到小人物在道德和生存里苦苦挣扎,看到人们如何为了带不进坟墓的虚名和权势费尽心机。他清楚地看到了包裹着自己的阴谋,但他的心和眼睛背道而驰。梅诗金太善良,太纯真,他看到了一切,却拒绝承认一切,这使他预见到可能会有怎样的命运却依旧无可避免地深陷漩涡之中。梅诗金身边的人几乎都想从他身上得到点儿什么,菲利波芙娜和阿格拉娅要他的爱,列别杰夫要他的钱,罗果仁要他的命,他们把梅诗金公爵当成一片肥沃的土地,任其所能地在这片土地上攫取却几乎从不回报。梅诗金的心被七手八脚地扯成碎片。心脑不同步加重了他的险境,这个好人,这个孩子,这个圣人般的可怜人被搜刮殆尽,在罗果仁杀死菲利波芙娜后终于崩溃。然而直到崩溃前他还用父母安抚孩子的方式抚摸着罗果仁的脸。他始终把救赎和爱作为自己的信条,除此之外他一无所有。

梅诗金赤条条地从瑞士来,又赤条条地离开,那些险恶纷争终于把他变成了一个真正的‘白痴“,这个结局充满宗教和世俗意义的牺牲,但对梅诗金本人来说,未尝不是件值得庆幸的好事。

                                                                                                              


评论
热度(20)

瑟来,不拆不逆,洁癖晚期,易勾搭

© naoshekak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