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oshekaka

【瑟莱/TL。现代AU  梦与家  四】

*现代父子设定,ooc

*所有情节纯属作者捏造,勿揪细节,笑笑就好

*如果喜欢,请留下你们的爱心和推荐,它将是我更新的动力。

*我当初到底为什么要开两个坑……jshsjsjsjsjsksmuhbgfc

梦与家 四

露营前一天,瑟兰迪尔带着莱格拉斯去了城里最大的连锁超市,为第二天的活动采买必需品。
莱格拉斯无奈地看着瑟兰迪尔在人流和货架间穿梭,他的父亲看起来就像一头闯进羊群的雄鹿,凭借出众的身高和相貌,立刻成为了周围关注的焦点。
“Dad……”在第十个陌生女人“恰巧”撞到瑟兰迪尔身上后,莱格拉斯耐心耗尽地把他拉到相对冷清的五金工具区,“您就不能在车里等我吗?”
“我要确保你不会只买些垃圾食品,my son”瑟兰迪尔不以为然地看着莱格拉斯抱着的零食,“你应该学会合理饮食。”
“你自己还不是……”
莱格拉斯试图反驳眼前的胃炎患者。但瑟兰迪尔靠近他,以一种标准的审查方案的眼神看着他怀里的那堆东西,莱格拉斯收紧胳膊,企图捍卫自己的嗜好,瑟兰迪尔无视他的挣扎,干脆利落地把一件件零食挑出来,丢进手推车里。不一会儿,莱格拉斯的双臂间只剩下了一袋燕麦饼干和一盒脱脂牛奶。
“我不是小孩子了,父亲!”
莱格拉斯张红了脸,瑟兰迪尔一直告诉他只要多喝牛奶就能和自己一样高,他今年18岁了,早已过了长高的年纪,依然和他的父亲差了一个半头的距离。瑟兰迪尔坚持要他每天喝牛奶的习惯却始终不曾更改。
“只是为了营养均衡。”瑟兰迪尔轻描淡写地说,看着手里的购物单,眉毛皱了起来,“你还需要……两个保暖睡袋?”
“是阿拉贡托我帮他买的,他今天下午有别的事要做,自己没时间买。”
莱格拉斯解释道,瑟兰迪尔的眉皱地更紧了,仿佛有人往他的鼻子底下塞了一条发臭的咸鱼。
“我一会儿给埃尔隆德打电话,让他自己解决那小子的问题。”
莱格拉斯观察着瑟兰迪尔的脸色,顺从地点了点头,父亲对他从小到大的玩伴始终抱有某种偏见,他把它归结于瑟兰迪尔有轻微的洁癖,而阿拉贡满脸胡茬,常常一个星期不洗一次头。
他们买好尼龙绳和睡袋,准备去选晚餐的食材,这时正好是下午五点,每到这个时候,超市会卖一些降价处理的蔬菜。当广播里响起“限时降价促销开始”的声音时,整个超市如同搅动的调色盘一般陷入了混乱,人们争先恐后地朝特价区奔去,形成一股巨大而强劲的浪潮。
莱格拉斯被人流裹挟着,身不由己地往前走,不断有人插进他和瑟兰迪尔中间,把两人的距离迅速拉大,他觉得自己像一颗飞速脱离轨道的卫星,而他的行星—瑟兰迪尔正离他越来越远。莱格拉斯拼命朝父亲的方向挤,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瑟兰迪尔金色的长发消失在黑色的人潮里。
他突然感到一阵莫名的恐慌,好像瑟兰迪尔会就此失踪,再不在他的生命里出现。
“莱格拉斯。”
猛然间,他的手被人抓住了,握住他的手宽厚温暖,掌心有一层薄薄的茧。莱格拉斯转过头,看见他的父亲如往常般沉着镇定,眼神里却有种关切的温柔。
“都说我不是小孩子了,还怕我走丢吗?”
莱格拉斯逐渐镇定下来,盯着两人紧握的手,开始有些不自在。他在刚才的推挤中出了汗,手心又黏又湿。他的父亲绝不会喜欢。
瑟兰迪尔的目光停留在他的脸上,把他汗津津的手握地更紧。
“走吧”
瑟兰迪尔说,牵着他向前走,莱格拉斯望着父亲的脊背,在白炽灯的照耀下,那笔直的线条犹如一把挡在他身前,为他劈荆斩棘的长刀。
——————————————————————————
多戈湖位于城郊,离莱格拉斯的学校有半个小时的车程,当他下了巴士,踏上湖边湿润松软的土地时,几乎第一眼就喜欢上了面前的景色。
高大的云杉和樟子松筛着洒下的阳光,连成重叠的绿色围墙,拱卫着中心月牙型的湖泊。在晴朗无风的时候,多戈湖平静无波,如同一滴凝固的眼泪。
莱格拉斯着迷地欣赏了一会儿,迫不及待地把相机从背包的夹层里找出来。这台佳能700D是他大一时时瞒着瑟兰迪尔打工赚钱买的,虽然他清楚只要自己开口,父亲几乎会无条件地满足他任何要求。但摄影是他最隐秘的梦想,是不能被瑟兰迪尔知道的第二个秘密。
他还记得自己第一次在父亲的书房看到安塞尔 亚当斯的《冰峰冷月》时,那黑白分明的色彩和冷峻的线条瞬间就抓住了莱格拉斯年仅七岁的心脏,他盯着那副照片,问父亲去哪儿才能拍到这样的风景。瑟兰迪尔看了一眼窗外铅灰色的高楼,回答说大概得去很远很远的地方。年幼天真的莱格拉斯立刻宣布自己长大后也要远行,拍遍世界上所有的美景。瑟兰迪尔沉默不语,面貌隐没在一片阴影里,就像被水泡过,字迹模糊的纸张。那之后,家里再没出现过任何的风景照。
现在回想起来,瑟兰迪尔当时流露出的情绪应该是担忧和不舍,而随着某些情感的变化,如今的情况是,莱格拉斯更加舍不得离开自己的父亲。
他沿湖边慢慢走着,寻找最佳的采景地点。一阵清风吹来,湖面上泛起鱼鳞一样的波光。莱格拉斯在东南角停住,这儿的光线适中,视野开阔,能将整个多戈湖和周边的景物一览无余。
莱格拉斯一手托起相机,正准备调整焦距,忽然听到一个极其粗野低沉的声音。
“小王子想当个拍照大师?”
莱格拉斯默默叹了口气,看着一旁忽然出现的博格,由于后者的父亲阿佐格和瑟兰迪尔是商场上的死对头,博格常常跨过半个教学楼,专门来莱格拉斯的学院找碴。莱格拉斯通常采取的策略是不惹事端,能躲就躲。
于是他扭头就走,想离这个大块头远远的。博格立刻被这无所谓的态度激怒了,几步赶上莱格拉斯。伸手去抓他的胳膊。莱格拉斯灵巧地一闪,避开博格的手,头也不回地继续走。
“你跟你爸一样,懦夫!”
博格愤怒地吼道,莱格拉斯站住了,感到一股怒火从心里迅速升起,冲撞着自己的胸膛。他转过头,眯起眼睛,用锐利的目光盯着博格。
“停止你无聊的挑衅行为,博格,你刚才甚至连“'大师'这个词都拼错了。”
看到莱格拉斯终于有了回应,博格一反常态地安静了下来,他咧开嘴,扯出一个别有深意的笑容:
“嘿,小子,咱们打个赌怎么样?”
莱格拉斯一时没反应过来。
“这样,咱们比划比划,你赢了,我以后再不找你麻烦。要是我赢了,你就把你爸正准备推出的新产品的消息告诉我,这条件公平吧?”
“我父亲没有……”
莱格拉斯下意识地想说他父亲压根儿没准备什么新产品,然而忽然间,他的脑海里闪过前几天的上午,瑟兰斯尔告诉自己不能回家吃午饭时的神色,他说话时移开了视线,分明是在回避或隐瞒着什么。
他呆呆地站着,心里翻卷着又一次被排斥在外的委屈和不甘,犹如一尊被钉在地上的塑像
“喂!喂!”
莱格拉斯听得到博格疑惑的喊叫,看得到博格在自己眼前晃动的大手,他只是茫然地攥紧了手里的相机,仿佛那是他此刻唯一的安慰。
“……这里面会不会有什么有用的东西……”
博格咕哝着去抓他的相机。莱格拉斯猛地回过神来,把相机牢牢地护在怀里。博格似乎被他激起了好胜心,蛮横地板住他的胳膊往外扯。莱格拉斯倒退着躲避博格的动作,不知不觉退到了湖的边沿。
“你这小子!”
博格急红了眼,又一次向他抓过来,莱格拉斯竭力后仰,霎那间,他的整个身体失去了平衡,直挺挺地朝身后的湖面摔去。
在掉进水里的前一秒,莱格拉斯用力把相机抛到了岸上。 

评论(31)
热度(76)

瑟来,不拆不逆,洁癖晚期,易勾搭

© naoshekak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