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oshekaka

【瑟莱/TL。现代AU 梦与家 三】

*现代父子设定,ooc。
*所有情节纯属作者捏造,勿揪细节,笑笑就好
*如果喜欢,请留下你们的爱心和推荐,它将是我更新的动力。
*同时开两个坑的作者真是在作死的道路上越跑越远。

瑟莱 梦与家 (三)

莱格拉斯对着整整一电脑屏幕的数据,觉得脑袋里像是被塞进了一团棉花。
虽然他早有心理准备,但拿到密林公司的财务报表时还是被吓了一跳,那些繁琐又复杂的收支项目像胡乱生长的树杈一样,让他瞬间意识到理论知识和实际操作根本是两码事。
枯燥、单调,这就是他父亲每天在做的事?
莱格拉斯偷偷瞥了一眼不远处的瑟兰迪尔,男人坐在真皮靠背椅里,手中拿着一份厚度可观的企划案,俊美的脸上没有丝毫表情。
如同感应到他的注视,瑟兰迪尔转过头来,盯着他看了一会儿,了然地点了点头。
“看不懂。”
“当然不是!”
莱格拉斯下意识地反驳,看到他的父亲微微挑起了眉毛。
“好吧……我是有些看不懂。”
他懊丧地坦诚道。瑟兰迪尔沉默了几秒,从椅子里站起身,缓缓地向他走过来。
下一刻,莱格拉斯被完全圈在了他父亲的臂弯里。
瑟兰迪尔双手撑在他的旁边,胸膛几乎和他的后背贴在一起。莱格拉斯的心脏怦怦乱跳。一时间只能感到后方传来的体温和一股淡淡的、冰雪森林般的气息。
“这里的无形资产比上个月增加了,因为密林珠宝集团的商标价值正在上升。”
莱格拉斯听见他用父亲遥远的声音说着什么,思维却像卡住的齿轮一样无法转动,他出神地看着垂在自己眼前那一缕淡金色的长发,仿佛瑟兰迪尔的心近在咫尺,他只要伸一伸手就能碰到。
但也仅仅是仿佛而已。
低沉的嗓音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下来,莱格拉斯猛然惊醒,发现瑟兰迪尔正皱眉注视着自己。
“莱格拉斯,要是不舒服的话就先回家。”
“不……”莱格拉斯眨眨眼,试图为自己刚刚的走神找一个合适的理由,“你只是让我感觉像突然回到了课堂,爸爸。”
瑟兰迪尔似乎被他蹩脚的说辞逗乐了,严肃的神情缓和下来。
“那你就更应该专心听讲,my son。”
莱格拉斯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配合地露出一个微笑。在瑟兰迪尔面前,他绝对不想表现地令他担心。
他必须做一个尽量让父亲满意的“好孩子”。
----------------------------------------------------------
其实,像其他所有经历过青春期的同龄人一样,好孩子莱格拉斯也有过短暂的叛逆时光。
莱格拉斯升上初中的时候,瑟兰迪尔把家搬到了他们现在的住址。刚满十二岁的莱格拉斯突然来到一个陌生的环境,本能地寻求父亲的安抚,但瑟兰迪尔的公司当时正处于上升期,各项事务堆积如山,男人根本没时间陪伴自己的儿子。莱格拉斯每晚打着客厅的灯,窝在沙发里等瑟兰迪尔回来,但结果往往是他在漫长的寂寞里支撑不住地睡去,第二天再在自己冰冷的小床上醒来。
这种糟糕的情况持续了一个月,莱格拉斯深深产生了一种被父亲“抛弃”的感觉。
虽然瑟兰迪尔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慈父,但莱格拉斯一直对“父爱”深信不疑,他生下来不久便失去了母亲,瑟兰迪尔是他唯一的依靠,只要父亲表露出一点关爱的神情,哪怕是一个温和的眼神、年幼的莱格拉斯也会十分满足。但十二岁的少年不同,那是个特殊的年纪,敏感多疑,更容易受到无形的伤害。
某个晴朗的下午,莱格拉斯的学校准备在五点举行家长座谈会,通知单在三天前就被发到了学生手中,再由孩子转交给他们的家长。莱格拉斯把自己的那份放在瑟兰迪尔的床头,然后掰着指头,满心欢喜地等待座谈会的召开。
他在上次考试中拿了全A,他确信老师会在会上重点表扬他。
于是等到开会那天。莱格拉斯一下课就跑到校门前,在众多的家长中寻找瑟兰迪尔的身影,他从四点半等到五点,又从五点等到六点,渐渐倾斜的夕阳将他的影子拉地和校门的铁栏一样细长,开完会的家长开始陆陆续续地离开,而瑟兰迪尔始终没有出现。
莱格拉斯失魂落魄地回到家,意外地在客厅看到了刚刚回来的父亲。
他心中积压已久的怨恨和委屈在那一刻终于爆发。莱格拉斯第一次大声质问自己的父亲,问他为什么不参加座谈会,为什么这么久不陪他,是不是从来没爱过他。瑟兰迪尔的眼睛微微张大,冷淡的神色罕见地出现一丝裂纹。他张开嘴,似乎想解释什么,但悲愤到极点的莱格拉斯一头冲进了房间,只留给对方一道快速划过的残影。
之后他们冷战了一段时间。莱格拉斯拒绝跟瑟兰迪尔做任何多余的交流,即使有非说不可的事,他也尽可能快地结束对话。瑟兰迪尔看起来没有太大的反应,至少莱格拉斯从他那儿观察不到任何类似“懊悔”的情绪。瑟兰迪尔还是很忙,他们见面的机会很少,时间和芥蒂在父子间竖起一堵高墙,莱格拉斯想到墙的另一边去,又因为固执蜷缩在自己这边的角落里。
他开始想逃离这个家,逃离他的父亲。
放暑假前,莱格拉斯得到了一个机会,隔壁镇要办一场风光摄影展,其中有几张作品出自莱格拉斯非常喜爱的大师。他仔细地存钱,定好出行路线,甚至偷偷买好了车票。出发那天,莱格拉斯早早地起床,家里空荡荡的,瑟兰迪尔依旧不在。莱格拉斯失落了一下,但很快的,独自出行的兴奋和期待让他重新振作起来,他回到房间,把必需品一件件地塞进皮箱,费力地整理着行李,等他把最后一件东西装好,已经离火车的发车时间仅剩一个小时。
他看着瑟兰迪尔的房间犹豫了一会儿,拿出纸和笔,准备给父亲留一张便条。
反正他就算知道我走了也不会有什么表示。莱格拉斯自暴自弃地想,提笔写下第一个字。
门铃声突兀地响了起来。莱格拉斯打开门,看到加里安恭敬地站在门外。
“怎么了?”莱格拉斯忽然有种不祥的预感。
“总裁有些不舒服。”加里安谨慎地寻找措词,迎上少年清澈的双眼,“好吧……他工作时突发急性胃炎,已经被送到了医院,我是来暂时照顾你的。”
瑟兰迪尔进了医院。他的父亲进了医院。
莱格拉斯脑中回荡着这个事实,心脏狂跳。手脚变得冰凉,急切地恳求加里安带他去看瑟兰迪尔,
他们开车来到医院,莱格拉斯跟着加里安上楼,浓重的消毒水味瞬间充满了他的鼻腔,让他的胃揪成一团。他们穿过长长的走廊,停在瑟兰迪尔的病房外面,房门敞开着,莱格拉斯一眼就看到了病床上的父亲。
瑟兰迪尔坐在那儿,背后垫着枕头,腰部以下被被子盖住,他脸色苍白,神情仍是那么淡漠,仿佛对病情不屑一顾。但莱格拉斯准确地捕捉到了他微微蹙起的眉,它们无比清晰地传达出一个信息:他看似坚不可摧的父亲正在经受病痛的折磨。
“下周就是你的生日,总裁一直在加班,希望能赶在那之前处理完手上的工作。”加里安平静地说,“他或许不善表达,但他的确非常爱你,非常。”
莱格拉斯捂住嘴,整颗心被加里安的话泡地发胀,好似干渴的幼苗突然发现丰沛的水源就在自己脚下,他无比后悔,后悔自己质疑瑟兰迪尔对他的爱,后悔没去探究对方冰冷面孔下掩藏的温情,他竟然忘了自己曾和父亲多么亲密,连睡觉都要依偎在他的怀里。
“一切还来得及”加里安轻轻把莱格拉斯向前推,“去吧。”
顺着那股助力,莱格拉斯慢慢朝父亲走去。瑟兰迪尔听到响动转过头来,目光交汇的一刻,莱格拉斯清楚地看到对方眼中划过惊喜的光,犹如暗淡的夜空突然被灿烂的星辰点亮。
“Ada……”
莱格拉斯轻声呼唤,久未使用的亲昵称呼让他有些羞窘。
“过来,my son。”
瑟兰迪尔伸出右手,莱格拉斯抓住它,下一秒被拉进了一个温暖坚实的怀抱。
两人头颈相依,胸膛贴在一起,莱格拉斯环住父亲的脖颈,鼻端萦绕着瑟兰迪尔身上清新冷冽的气息,他从未觉得和父亲如此亲近,不仅指身体,更是心与心的距离,那感觉如此美妙,让他几乎要发出满足的叹息。
出行计划被完全抛到一边,莱格拉斯之后专注于照顾父亲,笨拙地学习烹饪打扫等家务,而他短暂的叛逆期,也随着那个夏天的离开悄然结束。
父子俩和好如初,他们像以前一样一起生活,彼此关心,偶尔结伴外出。
只有莱格拉斯知道,某些感情已发生了微妙的改变。


评论(12)
热度(92)

瑟来,不拆不逆,洁癖晚期,易勾搭

© naoshekak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