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oshekaka

【瑟莱/TL 现代AU 梦与家 一】

*因为“旁观”一时卡文找不到灵感,所以(作死地)把这个早些时候写的另一篇放出来。
*惯例地无文笔
*现代父子设定
*看过笑笑就好
*喜欢的话,请留下你的心,它将是我更新的动力
*欢迎评论和提意见,尤其是提意见。

梦与家


莱格拉斯盯着桌上的杯子,玻璃杯在阳光下反射着碎钻一样的微光,杯中的液体无色透明,因为刚被从烧开的水壶中倒出,水面还散发着阵阵热气。
“王子殿下麻烦你别盯着那个杯子犯傻了。”桃瑞尔忍无可忍地把水杯拿开,拍了下莱格拉斯的脑袋,“你保持这个姿势都快一上午了。”
“我只是在研究液体和气体的转化条件。”莱格拉斯一本正经地抱着胳膊,俨然一个严谨刻苦的学者—如果忽略他拿倒的书和嘴角的面包渣。
淘瑞尔翻了个白眼,不理会损友间歇性的抽风,继续埋头与功课奋战,随口问道:
“你的财务管理作业写完了?”
“嗯。”
“什么!”桃瑞尔猛地转过身子,眼睛瞪地像两个鸽子蛋,“那么变态的作业你是怎么搞定的?”
“爱隆教授给了我点儿指导。”莱格拉斯用面纸擦掉嘴角的残渣,薄薄的嘴唇一瞬间变成枚红色,“你也可以去找他,他人很好。”
“算了吧。”桃瑞尔摆了摆手,“他是你铁哥们儿阿拉贡的养父,我可没有这个待遇。”
莱格拉斯摊手,一副“那我也没办法”的样子。
“那教授,叫什么瑟兰迪尔?真是个变态。”桃瑞尔恨恨地咬着笔头,把满腔怨气发泄到谋杀她脑细胞的罪魁祸首上,“又冷又傲,简直像个缺少亲情关爱的单身汉!”
不,他结过婚,而且连儿子都有了。莱格拉斯在心里纠正,不过桃瑞尔的某些看法还是很正确的。
“他的确又冷又傲。“莱格拉斯附和道。
桃瑞尔得到鼓舞,立即开始控诉瑟兰迪尔的其他恶行,从他一丝不苟的高级西装到傲慢的眼神再到用下巴看人的习惯,如果不是奇立打电话叫她吃饭,莱格拉斯怀疑桃瑞尔会一直说到口吐白沫才罢休。
“不让我加入吗?”莱格拉斯看着瞬间变成羞涩少女的好友打趣道。
“食堂有灯,我们不需要多余的照明。”桃瑞尔毫不留情地拒绝,抓起挎包就往外走。
”桃瑞尔。”
莱格拉斯突然叫她的名字。
“你觉得,爱情的热度能持续多久?”
桃瑞尔转过头,莱格拉斯坐在阴影里,面目模糊不清。
“我不知道。”少女老实地回答,眼神中却透着坚定,“生物学家说爱情是一种冲动,只能维持几个月,但我认为它应该是更深刻的东西。至少当我和奇立在一起时,觉得每一秒都是永恒。”
更深刻的东西吗。
莱格拉斯把目光投向窗外,初春的树木开始抽条发芽,新生的绿叶在风中轻轻摇摆。
如果可以,我倒希望爱情短暂一点,至少它不会再那么伤人。
他苦涩地牵起嘴角,把水杯拢在掌心。
滚烫的水早已变凉。
————————————————————
当第一缕阳光照进屋子,莱格拉斯会准时起床,把自己整理好,然后去厨房准备早餐,他喜欢做培根煎蛋或者煮中式面条,如果瑟兰迪尔前天晚上喝了酒,他会额外准备一杯解酒茶,做完这一切时时间通常刚好到七点半,瑟兰迪尔也起了床,自发自动地来厨房吃早饭。
他们坐在餐桌上,像所有普通的父子一样共进早餐。不同的是,他们之间的气氛很沉默,普通的父子会借这个机会进行诸如“今天去哪儿”“学校好不好”“上课累不累”之类的情感交流,瑟兰迪尔却谨遵贵族的用餐礼仪,吃饭时除了刀叉与碗碟的碰撞绝不发出多余的声响。
但今天莱格拉斯有事要和瑟兰迪尔商量,他一口一口地咬着吐司,思考着怎么开口。
“有事?”瑟兰迪尔突然出声,把莱格拉斯吓了一跳。
我想说话的欲望很明显?莱格拉斯眨眨眼。
“都写在你脸上了。”
瑟兰迪尔在吐司上涂满奶油,动作优雅地像在执行某种仪式,莱格拉斯摸了膜自己的脸,斟酌着说:
“这个周末学校要组织一场春游,路线是从学校到多戈湖,大家在湖边露宿一晚,第二天就回来,我想参加……你知道那里的景色很美。”
瑟兰迪尔深蓝色的眼睛看着他,莱格拉斯觉得有点不舒服,那眼神像是在评估一个项目是否值得投资,或者该不该研究某个课题,尽管他早已对这种目光习以为常,还是会不由自主地感到难受。
“就一晚,我保证晚上给你打电话报平安。”
他补充道,加强了语气。
“好”瑟兰迪尔放下刀叉,微微偏头看着儿子,“但期末你每科的成绩必须都达到A。”
莱格拉斯一瞬间领会了父亲的意图。
“你是说我必须按时上您的课。而且主动发言至少十次?”
瑟兰迪尔挑了挑眉毛。不置可否。
天哪。莱格拉斯的内心掀起巨浪,要他带着那种感情,每周三次,在那么多同学面前面对自己的父亲,专心致志,还要积极回答提问,简直就是一种折磨。瑟兰迪尔第一次在教室出现的时候他差点惊讶地滑到地上。
他愿意听从父亲任何正确的决策,帮他分担家务甚至工作,但在除此之外的领域,他绝不想以任何形式和瑟兰迪尔多待一秒。
他那禁忌的感情已经不堪重负,额外的每一分相处都是煎熬。
然而他又无法拒绝这个要求,他曾发誓要努力当个好儿子,迎合父亲的一切希望,哪怕那违背他的内心让他痛苦。
“……好的,父亲。”
莱格拉斯听见自己这么说。
吃完饭,他们结伴下楼,加里安照例已启动好车子在那儿等候,他们钻进车子,还没完全加热的车里有些冷。莱格拉斯只穿了件毛绒衫,立刻冻地打了个哆嗦。
“冷?”
瑟兰迪尔让加里安把暖风开大,脱下风衣披在莱格拉斯身上,侧身去拉儿子的手。
莱格拉斯挣了一下,却被瑟兰迪尔握地更紧,他只好放弃挣扎,让自己的手安然待在瑟兰迪尔宽大的掌心,如同疲倦的幼鸟回到自己的窝巢。
“……您为什么会去我们学校教课,爸爸?”
莱格拉斯终于忍不住抛出疑惑,事实上他从在教室第一眼看见瑟兰迪尔就想问这个问题了。
“埃尔隆德的同事有事,拜托我帮他代课。”
瑟兰迪尔回答地简洁明了,抬手把莱格拉斯浅金色的长发别到耳后。
轿车平稳而快速地行驶着,十分钟便赶到了莱格拉斯的学校,莱格拉斯想把风衣脱下来,瑟兰迪尔按住他的肩膀,说公司里还有外套,而且他们很快会再见面,莱格拉斯没明白后半句的意思,但还是顺从地点了点头,跟瑟兰迪尔和加里安告别后下了车,
他目送车子离开,抓住风衣裹紧自己的身体,仿佛那是来自瑟兰迪尔的一个深切的拥抱。

评论(20)
热度(103)

瑟来,不拆不逆,洁癖晚期,易勾搭

© naoshekak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