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oshekaka

【瑟莱/TL现代AU 旁观】一 (中)

*无文笔
*(胡说八道的)黑帮设定
*笑笑就好
*瑟莱不属于我,他们属于托老


旁观 一 (中)

两岁时。莱格拉斯已经可以自由地奔跑,他一刻不停地探索对孩子来说犹如中世纪城堡一样神秘的庄园。瑟兰迪尔能在葡萄园、花丛、书房,甚至任何隐秘的角落发现独子快活的身影。有时候,他会在一旁静静地观看,直到莱格拉斯发现他,并扑上来给他一个响亮的吻。
他们的关系亲密了一些,瑟兰迪尔能明显感到莱格拉斯对自己的依恋。如果他在庄园留宿,莱格拉斯会钻进他的被窝,缠着他给自己唱歌或讲睡前故事。瑟兰迪尔拒绝了前者,但仍旧会给独子讲一两个久远的童话。莱格拉斯特别偏爱冒险故事,喜欢那些骑士游历四方或者战胜恶龙的老套情节。每当听到这儿,他的眼睛会像钻石一般熠熠生辉,瑟兰迪尔能清晰地看到里面闪动的对外界的向往。
为什么不把他放出去,让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家伙知道你的事业,见识一下这个世界的险恶?他面无表情地看着熟睡的莱格拉斯,修长的手指缓缓抚过对方幼嫩的脸颊。莱格拉斯皱了皱眉,细密的睫毛微微颤动了一下。
会的,我会的,瑟兰迪尔回答自己,等他再长大一些,成熟一些的时候。
于是如同观赏一部逐帧放映的胶片电影,瑟兰迪尔开始亲眼见证莱格拉斯的成长。
他无条件地满足莱格拉斯的任何需求,无论是在葡萄园里搭个秋千,还是从海峡对岸买回最新式的法国玩具套装,从物质供给的角度说,瑟兰迪尔无疑是个再称职不过的父亲。
等莱格拉斯长到七岁的时候,为了教授他必备的基础知识,瑟兰迪尔请了一位家庭教师。
应招而来的甘道夫年近六十,头发灰白,浑身上下透着一股岁月沉淀出的博学和睿智,他年轻时曾在世界一流的大学读书,还留校当了几十年教授,在那儿他遇见了瑟兰迪尔的父亲欧罗费尔,两人一见如故,并将友谊一直维系到后者去世之后。
来上课的第一天,甘道夫送给莱格拉斯一个水晶球,里面的庄园模型几乎和小家伙生活的这座一模一样,莱格拉斯很高兴,立刻就喜欢上了这个新老师。
正式开课之后,瑟兰迪尔偶尔会去旁听。甘道夫的讲课方式灵活幽默,莱格拉斯则昂着头,目不转睛地盯着老师,像一片拼命汲取水份的绿叶,努力把听到东西记进脑子里,瑟兰迪尔还是第一次在玩耍之外的场合看见独子如此专注的神情。在他看来,男孩儿严肃倒紧绷的小脸儿显得有些可笑。但莱格拉斯天姿聪颖,很快就将学到的知识烂熟于心。
“Ada,这是旅鸽”莱格拉斯指着图片上灰色的小鸟,迫切地向父亲展示自己的学习成果,“老师说,它们会成群结队地飞,从冬天到春天,从南方到北方,它们不累吗,ada?”
“它们是鸟,my son”瑟兰迪尔扫视着一份并购合同,随口答道,“它们生来就是为了飞翔。”
“飞翔……”莱格拉斯顿了一下,清澈的童音忽然有些哽咽,“可是它们已经灭绝了,再也不能飞了。”
音调的变化终于引起了瑟兰迪尔的注意。他转过头,看着莱格拉斯垂下的眼睛,男孩儿咬着嘴唇,纯真的脸上映着最原始的悲哀和怜悯,如同被露水打湿的草叶一样动人,瑟兰迪尔一瞬间想起很多人,他们曾或多或少地与他的生命轨迹相交,然后匆匆离开,最终消失在时间的长河里。
“生命总有终结的一天。”瑟兰迪尔缓慢地说,为莱格拉斯剖开世界的真相,“不仅旅鸽,人也是这样。你妈妈,还有我,都无法逃离这个结局。”
莱格拉斯猛地抬头,像一只被猎枪瞄准的小鹿,双眼中写满惊恐。
“你也会吗?ada?你也会像nana一样离开我吗?”
瑟兰迪尔沉默了几秒,他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安抚眼前的孩子,但他更想告诉他什么是真实。
“是的,我也会。”
他抚了下莱格拉斯的头发,不去看独子脸上的表情,起身走向屋外。在他身后,莱格拉斯站在原地。像一张被钉在墙上,随风抖动的白纸。
“你对你儿子的态度就像个旁观者,瑟兰迪尔。”
瑟兰迪尔一出书房,就在走廊上撞见了面带不满的甘道夫。
“窃听者似乎没资格这么说。”瑟兰迪尔反唇相讥,如果不是顾及甘道夫比他年长又是欧罗费尔的故交,他的话很可能更加刻薄。
甘道夫向书房里看了一眼,深深叹了口气。
“你感觉不到吗,那孩子很爱你。”
瑟兰迪尔点了下头,没有人比他更清楚这个事实。
“我知道。”
甘道夫默然不语,用穿透性的目光看着他,瑟兰迪尔迎着那目光,冷冷地和老人对视,走廊里一片寂静,不时能听见从书房里传出的断断续续的、压地极低的抽泣声、
“如果你不能给他应得的关爱……”甘道夫斟酌着开口,像在徒劳地挽留来去无踪的风,“至少找个同龄的孩子陪陪他,别让他的世界只有你。”
“多谢你的忠告。”
瑟兰迪尔冷淡地说,随即大步走开,转眼消失在走廊的尽头。


瑟兰迪尔没有考虑甘道夫的提议,密林在巴黎的木料场并购计划遇到了阻碍,需要他亲自疏通打理,这一去行程难定,保守估计也得花上半年。
他和莱格拉斯匆匆告别,男孩儿拼命咬紧嘴唇不让自己流泪,攥住他衣角的手微微颤抖,仿佛一艘挣扎着不肯离港的小船,瑟兰迪尔沉默着,把宽厚的手掌放在男孩金色的发顶,感到一股阳光般的温暖。
他们无言地站了一会儿,加里安走过来,报告说车子已经备好,瑟兰迪尔把衣服从莱格拉斯的手里抽出来,转身就要离开。
“Ada!”莱格拉斯突然叫道,“请等我一下!就一下!”
男孩儿说完,旋风一样扭头跑回了庄园,瑟兰迪尔看着他消失在黑洞洞的木门里,不由生出一丝好奇。
他的疑惑很快得到了解答,没过几秒,莱格拉斯飞奔回来,怀里紧紧抱着甘道夫给他的水晶城堡,光洁的额头上布满了亮晶晶的汗珠。
“Ada,请你一定要带上它。”男孩举起水晶球,双眼比星辰还要明亮,“你一定要早点回来,莱格拉斯在这里等你。”
瑟兰迪尔不信基督,更没看过什么圣经,但他这一刻忽然觉得,如果这世上真有天使,它一定有和此时的莱格拉斯相同的模样。
他弯下腰,接过那个漂亮的水晶球,在莱格拉斯的前额印下一个轻柔的吻。
这是他给独子的第一个吻。
莱格拉斯惊讶地瞪大眼睛,愣了一会儿之后,向父亲露出一个朝阳般灿烂的微笑。
直到瑟兰迪尔上车,从后视镜里往回看,莱格拉斯依然保持着那种笑容。


带着水晶球和独子的挂念,瑟兰迪尔飞过英吉利海峡,降落在千里之外的巴黎。
事情比他预想的更加棘手,阻止并购计划实施的,不仅有巴黎的本地势力,还牵扯到萝林家族的某些高层,瑟兰迪尔迅速和老友埃尔隆德取得联系,要他帮自己查清哈尔迪尔等人的动向,揪住隐藏的幕后黑手。
白天,他和巴黎的商业巨擘、上层势力周旋,晚上,他回到宾馆,处理积压的组织报告和信件。桌案上,莱格拉斯送的水晶球被妥帖地摆放,瑟兰迪尔从文件里抬头时,就能看到那座被细雪包裹的庄园。
联结他和海峡对岸的,还有每隔半个月由加里安送来的,莱格拉斯的亲笔信。
那些信被装在稍显花哨的信封里,上面印着莱格拉斯不算漂亮的字体,瑟兰迪尔拿到第一封信的时候,正在分析萝林几支主要股票的走势,他拆开信,匆匆扫了一眼,就把它塞进了抽屉,等他关掉电脑,已经把那封信完全抛在了脑后。
之后的来信遭到了同样的待遇。瑟兰迪尔或者潦草地看过一遍,对独子日渐工整的字体留下个模糊的印象,或者忙于其它事务,干脆地把信交给加里安整理。
他每天都能收到来自庄园的汇报,根本没必要花多余的精力浏览重复的信息。
在收到第十四封莱格拉斯的信后,瑟兰迪尔终于完成并购,踏上了返回伦敦的归程。
他事先没做任何通知,当他出现在庄园门口,守卫的保镖都有些慌乱,他冲他们摆了摆手,悄悄靠近莱格拉斯二楼的房间,想给自己的独子一个惊喜。
瑟兰迪尔的脚步很轻,几乎没发出任何响动,因此当他踏上二楼的走廊,从莱格拉斯房里传来的声音便显得格外清晰。
他凝神听了一会儿,立刻辨认出了莱格拉斯和甘道夫的声音,他们似乎在谈论什么,不时发出一阵愉快的笑声,接着,一个陌生的嗓音加入进来,在莱格拉斯的清朗和甘道夫的沧桑之间划出一个明显的低音带。
一个男孩儿。和莱格拉斯差不多年纪,瑟兰迪尔一步步逼近房门,听见那男孩儿说了什么,惹得莱格拉斯又笑了起来。
他来到门口,目光如一月的寒风扫过屋里所有的人。一个棕色卷发的男孩儿坐在莱格拉斯旁边,脸上粘着污泥,手里的木剑正对准他独子的心口。
“Ada!"
莱格拉斯惊喜地叫了一声,朝他跑过来,等看清瑟兰迪尔的眼神,猛地愣在了原地。
甘道夫张嘴想说些什么。瑟兰迪尔毫不理睬,向他的独子伸出手臂。
“过来,莱格拉斯。”
莱格拉斯颤抖了一下,迟疑地凑近父亲,抓住了他的手掌。
“告诉我他是谁,my son?”
瑟兰迪尔平静地问道,双眼锁定独子每一个细微的表情。
“他是……,”
莱格拉斯艰难地开口,棕发男孩儿忽然站了起来,灰蓝色的眼睛里有一种超乎年龄的成熟。
“我叫爱斯泰尔,叔叔,这是拾荒者给我取的名字,我没有家,打小就在这附近流浪,几个月前,我看见您家院子的后墙破了一个大洞,一时好奇钻了进来,遇到了莱格拉斯。”埃斯泰尔说到这儿,转头对莱格拉斯笑了一下,“请原谅我的冒犯,叔叔。”
瑟兰迪尔来回扫视着爱斯泰尔和莱格拉斯,两个男孩儿盯着他,偶尔对视一眼,如同默契的战友无声地交换情报。
“你确实该道歉,流浪儿。”他抬高下巴,毫不掩饰语气中的嫌恶和蔑视,“如果你还算聪明,就该马上从我的房子离开。”
“Ada!”莱格拉斯彻底慌了,抱住他的手臂不停地摇晃,“别赶他走!ada!他会带给我外面的昆虫和鲜花,还会讲城里珠宝商和他的老怀表的故事!”
“他只会带给你粗鲁和泥巴,”瑟兰迪尔拂开儿子的手,再次对爱斯泰尔下达逐客令,“你可以走了。”
爱斯泰尔留恋地看了眼莱格拉斯,头也不回地走出了屋子。莱格拉斯试图追上去,被瑟兰迪尔一把捉住了手臂。
“我们是朋友!ada!你不能这样!”
男孩儿大叫着,漂亮的蓝眼睛泛着愤怒而悲伤的光,他似乎对父亲失望极了,不断挣扎着想要从瑟兰迪尔的钳制中逃离。
“他是个不折不扣的入侵者。”
瑟兰迪尔轻而易举地制住莱格拉斯乱挥的双手,把男孩儿按在怀里,半拖半抱地往门口走。
他需要尽快安顿好莱格拉斯,再仔细调查一下那个流浪儿的背景,如果庄园的后墙真的出了纰漏,他不介意立刻撤掉那批形同虚设的保镖。
甘道夫拦住他,灰白的胡子愤怒地翘起,语气异常严厉:
“瑟兰迪尔,莱格拉斯不是你笼中的金丝雀,他需要自由,需要朋友!”
瑟兰迪尔无动于衷,直接绕过甘道夫,来到旁边的储藏室,
“好好在这里反省你对朋友的定义。莱格拉斯。”
他把莱格拉斯推进去,利落地关门上锁。

评论(27)
热度(140)

瑟来,不拆不逆,洁癖晚期,易勾搭

© naoshekak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