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oshekaka

【JMPB/卷黑】旅程(一 、下)

  

*卷黑第二弹、文笔依旧捉急,仅供娱乐

*文中所写均属本人脑洞,切勿联系真人

*禁止转往LOF以外的公共平台

*写文生手,求指正,求勾搭

 

                                                     旅程(一、下)

         “喂!喂!你还好吗?!”

     青年呼喊起来,纯黑起初还以为是风声,等听真切了之后简直有些惊喜。

“卷毛?”

纯黑犹疑地喊了一声,努力探身向下看去,脚下的枝桠瞬时随着他的动作抖动起来。

“纯黑别乱动!”卷毛显然也凭声音认出了纯黑,一边叫纯黑别动,一边有些慌乱地围着树干转圈。很快的,卷毛就在树的背面发现了一条藤蔓。

“纯黑!”卷毛放慢语速,确保每一个字都能被清晰地接收,“你去树干另一侧!那儿有一条藤蔓,你慢慢滑下来!”

纯黑仍旧怕地双脚打颤,但是没来由地相信这个声音。他定了定神,小心翼翼地转过树干,踩在另一侧较粗的枝桠上,果然在枝桠中段看见了一条粗壮的藤蔓。纯黑搓了搓手,调整好身体的角度,抓着藤蔓慢慢下滑。他觉得自己此刻很像人猿泰山,只不过后者爬树是游刃有余,自己是紧张地手心冒汗。

漫长的几分钟过去,纯黑终于落到了地面,卷毛立刻凑上来,绷着脸检查他受没受伤。纯黑仰头看着面前的高大青年,目光扫过那微卷的头发、柔和中带着紧张的棕色瞳孔、山脊般高挺的鼻梁,终于迟钝地意识道,这就是在无数个夜晚,陪自己直播联机的卷毛。

察觉到纯黑的沉默,卷毛疑惑地收回视线,正好对上纯黑迷茫中透着探究的眼神,细碎的日光在那双漆黑的眼瞳中闪耀,让卷毛一瞬间误以为看见了夏夜的星空。两人沉默地对视着,气氛一时间安静地有些诡异。就在这时,系统机械平板的声音响了起来:

“恭喜两位玩家初次合作成功,默契值上升一点。请两位继续互帮互助,找到山上的村庄,完成‘打败虎王’的任务。”

“什么鬼任务。”纯黑回过神来,才意识到自己刚才竟然盯着卷毛出了神,掩饰性地咳了一声。虽然联机了那么久,但面对真人还是令纯黑有些紧张。他别扭地伸出手去,说道,“卷毛……我是纯黑。”

卷毛一愣,随即笑了一下,握住纯黑伸出的手,用过分正经的腔调说:“你好,纯黑,我是你失散多年的猪队友卷毛。”

“滚”纯黑立刻被卷毛逗乐了,紧张的情绪一扫而空,抽回自己的手道:“你听见刚才的任务了吗?是叫咱们打什么虎王?”

卷毛点点头,把目光投向远方。与断崖相反的方向是一段斜坡,还算平缓的坡道尽头生长着一片树林。因为视野有限,卷毛无法估算林子面积的大小,但很明显,系统所说的村应该就坐落在树林之后。

纯黑顺着卷毛的目光望过去,当看到那片树林时,脸上还算淡定的表情立刻垮了下来。他一个二十一世纪的典型宅男,谨守“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模范作风,几乎从没离开家五里之外,更别提什么野外求生经验,现在要他穿越树林,简直是一场空前巨大的挑战。

“咱们先往林子那边走……你怎么了?”卷毛发现了纯黑的不对劲。

“没什么!”纯黑想起自己比卷毛大,立刻反驳回去。他本来就自觉在身高体格上差了卷毛一截,绝不肯再在气势上认输:“不就是个游戏吗,SO EASY~”

卷毛看着纯黑故作镇定的样子,心中不禁暗笑,嘴上却不戳破,顺水推舟道:“好,那就请纯黑队长打头,小弟我跟着你走。”

眼看覆水难收,纯黑只好挺直了脊背大步走在前头。两人顺着斜坡而下,地面的黑色泥土踩上去十分松软,不像常有人经过的样子。纯黑尝试着呼出物品栏,但不知因为是操作不当还是系统问题,始终没得到任何回应。

看来只能留意场景里的随机物品了。纯黑下了结论,把注意力转回前面,发现树林已经近在咫尺。在夕阳余晖的映照下,树木翠绿的叶片上泛着点点金黄,像是湖水中连缀的波光,如果换做往常,纯黑一定会好好欣赏一番,但眼下四野无人,前途充满未知,他只觉眼前的树林弥漫着一股诡谲的气息。

“准备好了,小伙子,纯黑队长带你体验丛林大冒险。”纯黑大声提醒卷毛,也是为自己壮胆,然后赴死般地率先钻进了树林。卷毛跟在他身后,面对连绵的绿色有些忧虑,但不久就被纯黑吸引了大部分注意力:那略显瘦小的身影不断左右腾挪,让卷毛莫名想起自家隔壁王姨那只毛色黑亮,总是到处乱跑的小猫。

然而纯黑此时可没精力想多余的事,他一边有些紧张地检视着四周的环境,一边拼命回忆丛林求生的知识,在他仅有的相关记忆中,似乎可以用手表辨别方向。纯黑抬起手腕,这才想起自己根本没有戴手表的习惯,只好向卷毛求助:

“手表……?”卷毛一时没领会纯黑的用意,但还是把戴着手表的右腕亮了出来。纯黑捉住卷毛的手臂,据他回忆,只要把手表上的时间减半的刻度对准太阳,12点刻度的方向就是北方,而现在卷毛的手表时针直指六点,就该把三点的刻度朝向太阳、

通过皮肤的接触,纯黑手掌的热度不断传给卷毛,透过衣料、皮肤、一路蔓延到心口,卷毛看着自己手臂上的另一只手,发现纯黑的手背白皙细腻,隐伏在皮肤下面的血管根根分明,而那五根修长的手指,卷毛想了一会儿,才模模糊糊地找出个文绉绉的形容词;指如削葱。

纯黑确认好方向,就见卷毛一脸呆愣地盯着自己的手,连忙放开对方的手臂,指着测出的方向道:

“那边就是北……”

卷毛猛的打断了他的话,手指放在嘴唇上,神情变得戒备而严肃。

纯黑立刻绷紧神经,在轻微的风声中,他感到一丝异样,就像地震前水面预警的波纹。

左前方的灌木丛突然动了一下,枝叶相互摩擦,发出“沙沙”的响声,紧接着,树丛摆动的幅度越来越大,越来越大,终于被某种强大的力量豁然分开。

一只浑身雪白的猛虎跳了出来。

评论(4)
热度(25)

瑟来,不拆不逆,洁癖晚期,易勾搭

© naoshekaka | Powered by LOFTER